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兰骄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欢音乐,喜欢乐器,喜欢文学,喜欢读书。 喜欢孩子,喜欢游历。 喜欢安静,喜欢独处。 喜欢平淡,喜欢率真。 喜欢素食,喜欢简朴……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怀念(3)(乐兰骄回忆录)  

2018-03-14 10:42:53|  分类: 文学写作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怀念(3)(乐兰骄回忆录) - 乐兰骄 - 乐兰骄的博客
 (1954年春,妈妈出院,护士长合影)

3、南下师长郗光华

        郗光华,河北崧城的一个富裕中农家庭的长子,出生于1917年
中秋节,跟我爸爸同一天生日,大六岁整。
       1936年7 月高中毕业,不满十九岁,奔赴延安《抗日军政大学》
抗大第一期学员,南下师长。
       1949初,他带着小媳妇南下。1949年10月打到洞庭湖畔的津市,
生了大儿子郗湘津。
       他的部队参加湘西剿匪,打到大庸,生了湘庸。湘庸和我同年,
比我大四个多月。
      1952年春节前,他爱人被一颗流弹打中腰椎,子弹卡在腰椎盘里,
瘫痪了。林帅要他退出战斗,率本部连级以上干部去接管湖南最大的
《资兴矿务局》,清产核资,收为国营企业。
       同去的还有老红军干部张某,湘潭人,比我爸爸小八岁。他当了
局长兼党委书记,年仅21岁。郗师长35岁,当了主管生产和技术的第
一副局长。
      1952年6  月,新成立的省煤炭厅,指定我爸去资兴矿务局当技术
主管。郗局长亲自跟车,把我爸妈从《祁阳观音滩煤矿》接到资兴。
我妈妈已经瘫痪一年半,他又亲自抬担架送我妈妈去衡阳市人民医院。
       衡阳人民医院的医生说,这病耽误得太久,没法子治了。郗局长
又亲自抬担架把我妈妈安置在资兴矿务局的煤矿医院。
       他召开主治医生会议,下令一定要治好刘工的爱人,让他安心工
作。医生们讨论了三天三夜,设计了一张石膏床,把烂掉的两节腰椎
去掉,神经和血管还好,用三颗钢钉将上下腰椎钉拢来,躺在石膏床
里六个月,让腰椎慢慢长拢来。
       这是当时唯一有点希望的办法了。
       我妈妈剃了光头,在石膏床里躺了半年,两条腿肌肉萎缩,不能
行走。护士们用布带把她的腿拉直,吊在床架上。 
       妈妈坚持乐观主义精神,跟她们谈笑,教她们唱歌。
       爸爸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四个工区检查安全生产和去北方出差,
郗局长一直陪我爸爸出差。去郑州的中南煤炭局、去北京煤炭部,甚
至去东北调拨矿山用的各种设备。  
       1954年春,妈妈在治疗了一年零九个月之后,从资兴矿务局医院
出院。爸爸终于分到了《铁路东村》201  的双套间。也就是第二栋红
砖平房的第一间。端头的窗户上有杉木皮做的挡雨板。
       这年秋天,我在外面乱跑,回到家里,忽然就认识了妈妈。当时,
她撑着方凳学习走路,还要躺在床上用布带把两腿吊直。
       所以,我第一要感恩郗光华师长。他身高一米七八,伟岸挺拔像
一颗青松。为人谦虚平和,没有一点高级干部的架子。
       如果没有郗师长对我妈妈病情的关照,没有资兴矿务局医院的医
生和护士对我妈妈的精心治疗,想尽办法让我妈妈康复。我也不可能
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成长。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